白糖

入的坑很多,所以产粮比较杂
作为一个专门吃冷cp小透明,如果有同好不介意可以私信来交♂流学♀习
最近比较喜欢的cp是凹凸里的双金【还有很多就不列举出来了
沉溺DNF无法自拔
本命是AT里的Finn

也不知道画个啥.....

大概是黑金拉着金自拍【顺便发朋友圈××

黑金:我男朋友可帅啦!【把自己也夸进去了233333

p1是黑金的嘲讽脸
有没有人吃金×黑金啊【双金不算冷,但大部分都是吃黑金攻
有没有同好一起来玩啊

除了摸鱼啥都不会,有没有西南二的小伙伴来一起玩啊

一个摸鱼,风法真可爱啊

今天是最喜欢的朋友的生日,可惜我俩某种意义上已经绝交了,不敢亲自告诉她所以就只能躲在这里悄悄的祝她生日快乐,希望她越来越开心

【Butters×龙裔】诅咒

又是一篇题目和内容一点不相干的文章
cp为Butters×龙裔【有一点点stan×wendy注意避雷
就是想写在某天拥有了一种一摸就发 情的能力的黄油,然后我写到一半就抓不到重点了【别打我
文中两人处在热恋期
以为有h?我不会写:)
ooc到极点
短小而且一点也不精悍
【其实这篇已经写毁了,在我想人道毁灭的时候有小天使私信说想看,我还是坚持码完忍住不删,写的很难看但希望不嫌弃

  Butters觉得自己大概获得某种非常……奇特的超能力,因为从他出门到现在每碰到一个人,或者说和每个人有过即使小小的肢体接触,别人就会满脸潮红地倒在地上,然后裤裆上还会出现一些不明液体。
  一开始他还不是很清楚,就像第一个出现这样情况的只是一只猫。
  拥有着金色眼瞳的小野猫不由的让Butters想起自己的恋人,就连那孤傲的性格也像和Dovahkiin一个模子刻出来一样。
  Butters用Dovahkiin以前的绰号来给它取名,即使对方几次示意他不要用那个名字。
  哦,你会管你家猫叫“二逼”吗?
  它对很多人都特别冷淡,有时就算有人或同类稍微离它太近,也会做出一副随时准备打起来的样子,除了Butters以外。有些爱猫人士好奇就跑去问Butters,但对方也只是摇头不知道,直到最后那些人看到对方的恋人之后才大概明白了一些。
  龙傲天一样的存在的家伙都能抱着Butters撒娇,别说猫了。
  今天他像平时一样出门,像平时一样伸出罪恶的双爪撸猫,可猫的态度却发生了和平时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他摸到二逼的后一秒就发现了不对劲,他早就做好了被软绵绵的猫爪拍开的准备,可为什么一向高冷的二逼会用尾巴勾着他的手还发出类似婴儿的哭声。
  还用那软趴趴的小屁股不停蹭着自己的腿。
  这家伙发 情了。
  在Butters还在毫无理由地纠结时,路过的Stan和Wendy走到了他身边。
  “老兄,你在干什么?”Stan拍了拍Butters的肩膀,想告诉对方他现在非常引人注目,还有他那只正在发情的小野猫。
  Butters一脸伤心地抱住身边的Stan,即使对方还和自己的女友牵着手。
  “我家二逼发 情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Butters,你这个傻……”Stan还没骂完,突然面色变得红润起来,推开熊抱着自己的Butters,急急忙忙地转过头看向牵着自己还在玩手机的Wendy。
  “Well…Wendy……”Stan扭扭捏捏地叫着自己的女朋友,见对方转过头疑惑地看着自己时,一阵强烈的呕吐感突然袭来。
  Wendy不知道为什么对方突然地害臊起来,但见Stan胯下撑起来了一个小帐篷,搞的自己也害羞了起来。
  “oh!Stan!”女孩似乎恼羞成怒了,甩开对方的手气冲冲地往回走。
  Stan着急的和Butters道了别,急急忙忙地向Wendy离开的地方追去。
  Butters开始怀疑自己被人下了诅咒,别人一碰到自己就会发 情,还是不分种族的那种。他见脚边的二逼已经恢复了,对方似乎有些生气地用尾巴扫了一下自己的裤腿然后跑走了。
  二逼真的太可爱了,Butters泪流满面地想。如果不是Dovahkiin对猫毛过敏,估计他早就把二逼带回家当成家宝供起来。
  谁让家里还有更宝贝的家伙。
  Butters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拍掉了裤脚粘上的几根猫毛。
  不过,之前明明也碰到了Dovahkiin啊,醒来时的早安吻和抱抱一样不落,但他为什么一点事也没有。Butters回忆着出门时的场景,似乎Dovahkiin真的什么事也没有。
  等等……他好像忽视了那时候对方比平时红上一倍的脸颊。
  !!!
  终于发现不对劲的Butters几乎飞一般地跑回家,把那种状态下的Dovahkiin丢在家里真是一个禽兽的行为,他懊恼地想。

  “嘭”
  终于跑回家的Butters打开自己房间门后被一声枪声吓到了,他惊恐的回头看到墙壁上打出小孔,金属做的子弹大概只要再有一厘米的偏差,自己就会没命。
  房间的温度低的要命,但他还是被刚刚发生的事吓出一身冷汗。是的,Dovahkiin现在正坐在床上拿着本是买来防贼的猎枪对着自己。
  南方公园杀人的确不犯法,但他可不想现在就死。
  “出去。”冷淡的声音传入Butters的耳朵里,但还是能听出微微的无力感。
  “Dovahkiin别这样,我只是担心你。”
  Dovahkiin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奈何旁边没有纸巾,只能用比较长的手袖擦了擦流出来的鼻涕,也不顾鼻尖被他擦的通红。
  “你又出去和猫玩了。”Dovahkiin说话时语气和表情都带有一点委屈,但马上又收敛了起来。
  他抬起猎枪又在墙上射了一发,Dovahkiin现在心情烦躁的很,在一开始身体出现奇怪的感觉时Butters没有在自己旁边就算了,现在又带着一股猫味回来。
  “我、我……我这就去洗澡,先让我把空调关掉好吗?这样下去你会感冒的。”Dovahkiin有些迟疑的点了点头,毕竟他现在真的很热,某个该死的部位却还一直流着粘稠的液体,没有空调吹出来的冷气,说用毅力来克服实在是太难为自己了。
  但考虑到对方是为自己好,Dovahkiin还是面无表情的将空调遥控器丢到Butters手里。Butters关掉空调,等着房间的冷空气慢慢散去又回到了平时的温度。
  Butters洗了很久,大概洗了5、6次才敢从浴室里出来,要知道Dovahkiin对猫毛非常敏感,还有就是对方那轻微的洁癖。
  “我知道大早上干这种事情不是很好,但放着你不管我觉得更不好……”Butters洗的是冷水澡,这使他的身体变得凉凉的,因此Dovahkiin把他当做一个大冰块,微烫的脸颊一直蹭着他的胸口。
  “……我们稍微做一下也没关系吧?”Butters解开Dovahkiin一直穿在身上的衬衫的纽扣,轻轻抚摸着对方越来越热的身体。
  见对方没有拒绝的意思,Butters就放心了,他并不想像前次对方因为毫无性趣所以做到一半睡着了,留他一人自行解决。
  其实Dovahkiin并不是那种非常保守或者说对这种事比较害羞的人,相反,如果对方兴致好的话,他还会陪你玩各种play,也不会因为自己在他身上留下的吻痕太过明显而生气。
  但如果兴致不好,就像刚才说的那样。
  Dovahkiin看着Butters走神的样子,有些不满地用他那有些尖锐的牙齿咬在了对方的肩膀上。
  “嘶……亲爱的别这样,你明知道你咬人是非常疼的。”
  Butters痛呼着,却见对方挑衅地挑了挑眉毛。
  “恶龙。”Butters见状笑着骂了出来。
  原本充满情 欲的气氛硬生生被两人给扯没了,但Butters还是知道他只是在硬撑,对方可不会像二逼一样就因为情 欲向自己屈服,毕竟自家的龙和猫区别不只是在体型上。
  但他还是喜欢这样的Dovahkiin。
  当然这要取决于前段时间他觉得Dovahkiin不像其他人的女朋友一样温柔可爱,死皮赖脸要求对方也去学学,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对方真的答应了。
  可爱是可爱,只是他再也不想感受到那天Dovahkiin散发的杀气。即使对方会笑眯眯地喊自己“亲爱的”,也不过是这家伙的恶趣味而已。
  想到这里,正在和Dovahkiin接吻的Butters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果然还是好好干正事要紧,Butters想着,又亲又咬地在对方的脖颈留下一排发红牙印。





  后来诅咒就在两人干的腰酸背痛睡到下午的时候解除了。

 
【没错就这样拉灯了,我也想打死我自己但我真的已经尽力了

 
 

哭死,我画的太他妈难看了


他太可爱了【哭泣】

哦,旁边那个是拉仔,大概在提醒我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吧

截图留一个坑,真理之杖butters×龙裔的肉文,还没写完,只是想先勾搭个同好交流讨论qwq快来一起玩好不好啊

【Butters×龙裔】梦境

这是由于南方公园里幻想大陆那集产生的脑洞【虽然两个剧情完全不相干
不过没想到黄油想象力那么好啊
注意cp为Butters×Dovahkiin
毫无逻辑
嗯还有就是……非常的ooc……

  Butters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他梦见了南方公园里的朋友们和一位新来的孩子。
  在梦里面他们似乎在玩一个角色扮演的游戏,他也作为一个圣骑士参与其中,但自己貌似并不是这个梦里的主角,虽然所有事情都是以他的视角展开。
  主角似乎是那位刚刚搬来的孩子,比自己深一点的金色头发、黑色的瞳孔、和左眼下的一颗小小的泪痣,似乎还是一个新泽西人。奇怪,他可没有认识过一位新泽西朋友,但那位新来的孩子却给他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
  Butters在梦里见到他的时候,自己正在被游戏里分为精灵族的一位敌人欺负,不得不说明明是个梦却能感受疼痛的真实感直到Butters醒来后还有些忧心忡忡。
  直到他出现了,这个男孩在自己只剩一血的时候冲出来救了他一命,虽然对方只是慢悠悠地走过来把欺负自己的精灵小孩一巴掌打跑而已。
  但对他来说仿佛是见到了天使,一位战斗力爆表的天使。
  他努力和这位天使搭话,他告诉了对方自己的名字和自己在角色扮演游戏里圣骑士的身份,但对方似乎并没有打算告诉自己叫什么,只是选择沉默的看着他。
  Butters并没有感到尴尬,反而很开心地带对方去见巫师王,也就是Cartman。
  到了营地,Cartman十分认真地向新来的孩子介绍着整个游戏的故事背景,无视了对方投来貌似于关爱智障儿童的眼神。
  当Cartman询问对方名字的时候,Butters一阵激动,却在对方刚要说出名字时,被Cartman恶搞成了“Douchebag”,而对方也并不打算反驳Cartman的无聊玩笑,仿佛被浇了冷水的Butters终于不打算再好奇对方的名字了。
  反正叫着叫着也习惯了,他想。
  游戏的主要任务就是守护真理之杖,而就在Cartman带着Douchebag刚刚选完职业之后,真理之杖就被人偷了。
  这算不算竖了一个flag?
  Butters自从真理之杖让人偷了以后被巫师王命令跟随着Douchebag时,就一直寸步不离地在对方身边,就连上厕所也不离开。
  Douchebag有些无语地望着一直盯着自己的Butters,他不说话可不代表他愿意上厕所被别人一直看着,即使他是个三无也并不代表没有脑子。
  天空十分阴沉,大街上飘着淅淅沥沥的小雨。
  这是Douchebag第十次试图用眼神示意对方不用再跟着自己了。
  可对方偏偏就不能理解,甩了甩那湿漉漉的金发,回赠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笨蛋!Douchebag愤愤的想,即使那表情稀少的脸上也浮现出了淡淡的粉色。看对方打算一直跟着自己的样子,Douchebag考虑应不应该带Butters回家一趟。
  至少要把这家伙的头发和衣服弄干,Douchebag面无表情地在心里帮Butters做打算。
  然后以飞快地速度带着Butters冲回家里,两人相互用吹风机把对方的头发吹干。
  其实Butters一直跟随着Douchebag只是因为单纯的喜欢而已,即使是对方总是会踏入让人迷失方向的森林,有时候甚至遇到森林里的狼,对方也只会把自己护在身后保护的好好的。他觉得Douchebag把自己想象地太弱了,至少他还会治疗术,但直到他看到对方背包里满当当的蓝瓶和血瓶,他闭嘴了。
  向大佬低头,Butters在心里流泪。
  直到有一次 Douchebag终于因为忘记补充装备而残血的时候,Butters的治疗之触终于第一次有了用处。
  他高兴地差点忘了给Douchebag治疗,直到看见对方差点疼晕过去的时候才急急忙忙过去帮忙。
  接受治疗后恢复地差不多的Douchebag回赠了他一个灿烂的微笑。
  Butters被吓到了。
  Douchebag见他被吓傻了一般望着自己,又收回自己少见的笑容继续进行战斗。
  除了事后对方一直不停的追问“你笑起来那么可爱为什么不多笑几次”这种愚蠢的问题,Douchebag觉得其他没什么不妥。
  但他最近还是减少了去商店买血瓶的次数,原因只是为了给对方增加能使用治疗能力的机会。
  明明只是想多笑给对方看却还要绕那么多弯子,真是个别扭的孩子。
  这段时间里,Douchebag其实早已习惯了Butters的存在,习惯了对方一直跟着自己身后和那不停的在两人之间寻找话题的样子,甚至已经开始毫无自觉的宠溺对方。
  战斗时如果有人打了Butters一下,Douchebag就会一招秒了他,即使buters只是掉了几滴血,也会把包里所有零食都拿给他吃。
  对面又累又饿的敌人纷纷表示妈的死给。
  在这段时间里,Douchebag慢慢地认识了很多人、发生了许多事,比如在精灵族和人类之间做出选择时,本来还在犹豫不决的他看到Butters快要哭出来的表情便毅然决然地轻轻打了一下精灵王表示宣战。
  还有好不容易知道Douchebag真实的名字叫Dovahkiin而对方又差点被变成纳粹僵尸的kenny公主杀掉的时候,Butters几乎是绝望的大声哭了出来。
  所有人都看着自己,Dovahkiin也是,他在告诉自己不要哭。
  Butters他一开始总是读不懂对方的眼神,以至于以前他第一次被Dovahkiin带去森林迷路时觉得对方因为自己哭唧唧的表现,那眼神仿佛在说“好烦”让他伤心了很久。直到两人相处久了,Butters才真正明白当时Dovahkiin只是想告诉他“害怕的话可以牵着我的手”。
  为了安慰他,Dovahkiin勉强用法杖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继续战斗。
  Dovahkiin不适合持久战,Butters是知道的,Kenny公主一次又一次的在死亡后复活不停地在消耗Dovahkiin的体力。
  直到最后巫师王与精灵王协商后决定打破绅士准则。
  终于,Dovahkiin战胜了kenny公主。战争结束了,一切都恢复了原样。
  “这真是虚惊一场,不是吗?”Butters满脸都是没擦干的眼泪,他冲过去紧紧拥抱着几分钟之前一只脚已经踏入地狱的Dovahkiin,生怕对方被死神重新回来从自己身边带走一般。
  Dovahkiin把头埋在Butters的肩上,只是用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背部没有说话。
  “你不会再离开我了对吗?”似乎是感到肩上有些湿润,Butters有些不安地看着对方是不是在哭。
  “I'm sorry,butters.”Dovahkiin低着头,没有看他。
  “I'm sorry.”Dovahkiin擦拭着脸上的泪痕,即使抬起头后泪水又重新溢满了他的眼眶,这是Butters认识对方以来第一次看到除了微笑以外的表情。
  身边所有的景物和他一起幻化为粉尘消失在Butters面前。
  他醒了。
  一股难闻的消毒水的味道传入鼻子里,Butters皱了皱眉头后慢慢睁开了眼睛,直到适应了房间里刺眼的光芒,他才开始环视四周的环境。
  自己似乎是在医院?他看到一个护士小姐走了进来,看到他后又发出一声尖叫跑了出去,边跑还边喊着“他醒了!他醒了!”
  随后便见到了哭成泪人的母亲和带着浓重黑眼圈的父亲。
  原来Butters已经昏迷了差不多三个星期,被父母送到医院里采取所有办法都没法让他苏醒过来,只能靠着输送营养液来维持生命。
  直到父母失去希望打算就让Butters这样慢慢离开人世后,他终于再一次醒了过来。
  父母开心地拥抱亲吻他,医生和护士也高兴地在一旁祝贺。
  他挠了挠脑袋,却怎么也回忆不起之前梦的内容。






大概就这样完了,讲的是幻境中龙裔一直在与沉睡中的黄油玩,直到真正的喜欢上对方才发现对方现实中的身体快要因为自己而死亡后,十分舍不得地又把黄油送回了现实世界。
虽然虐不起来但还是想说he的在下面↓【分为两个版本

第一个版本:
  Butters出院后便不再纠结梦的内容,依然过着平平淡淡的四年级生活,直到有一天四主角组织了所有人玩一场角色扮演游戏,游戏的背景故事中有一位新来的孩子即将成为救世主,然后在某天圣骑士Butters被精灵族一顿胖揍时,一抹熟悉的金色映入他的眼帘。
  “Dovahkiin.”Butters不禁大脑思考就喊出一个他从来不知道的名字。
  回过神来的他却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第二个版本【也就是想象大陆的版本【上面写了那么多其实根本上只是想写这里的我是不是有病【【:
  Butters被困在了想象大陆,他身边的一群逼他想象出一个圣诞老人,但每次他想东西的时候,Dovahkiin的样子就会浮现在Butters脑海里,虽然Butters已经忘记了那时的梦,但不知道为什么情急之下Dovahkiin在他印象里却越来越清晰,在童话人物过度实施压力的情况下就想象出了一个穿着性感圣诞女郎装的Dovahkiin。
  而且战斗力相当高,可以一挑十那种,虽然主要的力气都用来揍Butters了。
【太ooc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版本就当我没说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