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糖

AT中的Finn是本命/all芬all
吃怪诞小镇梅宝中心cp/主姐 弟
毒奶粉all风爱好者/主男法圈
UT福厨/吃双福/sfs/福all
真理之杖黄油是龙裔的男朋友
独占我的英雄麻广党/all势多川
红蛋哥哥是世界珍宝/all大all
战勇阿鲁巴的妻子/阿鲁all
摩尔庄园乐厨/all乐/双乐

cp大概有湮灭×风法
刹那×风法【不知道该打什么tag😂】

公主抱VS公主抱不动
配字大概是↓
【刹那场合】
风:二姐姐真厉害!
刹:叫二哥。

【湮灭场合】
风:废物。
湮:…唉?

好想吃all风的粮啊😭

大概是护法为保护小太子受伤,哭的最凶的却是小太子
护法:烦死了……【伸手擦对方眼泪】
p2原图
【我画的好难看啊_(´ཀ`」 ∠)__ 】

(:3_ヽ)_瞎改个图……双f真好吃,他们是天使……
p2原图

也不知道画个啥.....

大概是黑金拉着金自拍【顺便发朋友圈××

黑金:我男朋友可帅啦!【把自己也夸进去了233333

p1是黑金的嘲讽脸
有没有人吃金×黑金啊【双金不算冷,但大部分都是吃黑金攻
有没有同好一起来玩啊

除了摸鱼啥都不会,有没有西南二的小伙伴来一起玩啊

一个摸鱼,风法真可爱啊

【Butters×龙裔】诅咒

又是一篇题目和内容一点不相干的文章
cp为Butters×龙裔【有一点点stan×wendy注意避雷
就是想写在某天拥有了一种一摸就发 情的能力的黄油,然后我写到一半就抓不到重点了【别打我
文中两人处在热恋期
以为有h?我不会写:)
ooc到极点
短小而且一点也不精悍
【其实这篇已经写毁了,在我想人道毁灭的时候有小天使私信说想看,我还是坚持码完忍住不删,写的很难看但希望不嫌弃

  Butters觉得自己大概获得某种非常……奇特的超能力,因为从他出门到现在每碰到一个人,或者说和每个人有过即使小小的肢体接触,别人就会满脸潮红地倒在地上,然后裤裆上还会出现一些不明液体。
  一开始他还不是很清楚,就像第一个出现这样情况的只是一只猫。
  拥有着金色眼瞳的小野猫不由的让Butters想起自己的恋人,就连那孤傲的性格也像和Dovahkiin一个模子刻出来一样。
  Butters用Dovahkiin以前的绰号来给它取名,即使对方几次示意他不要用那个名字。
  哦,你会管你家猫叫“二逼”吗?
  它对很多人都特别冷淡,有时就算有人或同类稍微离它太近,也会做出一副随时准备打起来的样子,除了Butters以外。有些爱猫人士好奇就跑去问Butters,但对方也只是摇头不知道,直到最后那些人看到对方的恋人之后才大概明白了一些。
  龙傲天一样的存在的家伙都能抱着Butters撒娇,别说猫了。
  今天他像平时一样出门,像平时一样伸出罪恶的双爪撸猫,可猫的态度却发生了和平时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他摸到二逼的后一秒就发现了不对劲,他早就做好了被软绵绵的猫爪拍开的准备,可为什么一向高冷的二逼会用尾巴勾着他的手还发出类似婴儿的哭声。
  还用那软趴趴的小屁股不停蹭着自己的腿。
  这家伙发 情了。
  在Butters还在毫无理由地纠结时,路过的Stan和Wendy走到了他身边。
  “老兄,你在干什么?”Stan拍了拍Butters的肩膀,想告诉对方他现在非常引人注目,还有他那只正在发情的小野猫。
  Butters一脸伤心地抱住身边的Stan,即使对方还和自己的女友牵着手。
  “我家二逼发 情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Butters,你这个傻……”Stan还没骂完,突然面色变得红润起来,推开熊抱着自己的Butters,急急忙忙地转过头看向牵着自己还在玩手机的Wendy。
  “Well…Wendy……”Stan扭扭捏捏地叫着自己的女朋友,见对方转过头疑惑地看着自己时,一阵强烈的呕吐感突然袭来。
  Wendy不知道为什么对方突然地害臊起来,但见Stan胯下撑起来了一个小帐篷,搞的自己也害羞了起来。
  “oh!Stan!”女孩似乎恼羞成怒了,甩开对方的手气冲冲地往回走。
  Stan着急的和Butters道了别,急急忙忙地向Wendy离开的地方追去。
  Butters开始怀疑自己被人下了诅咒,别人一碰到自己就会发 情,还是不分种族的那种。他见脚边的二逼已经恢复了,对方似乎有些生气地用尾巴扫了一下自己的裤腿然后跑走了。
  二逼真的太可爱了,Butters泪流满面地想。如果不是Dovahkiin对猫毛过敏,估计他早就把二逼带回家当成家宝供起来。
  谁让家里还有更宝贝的家伙。
  Butters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拍掉了裤脚粘上的几根猫毛。
  不过,之前明明也碰到了Dovahkiin啊,醒来时的早安吻和抱抱一样不落,但他为什么一点事也没有。Butters回忆着出门时的场景,似乎Dovahkiin真的什么事也没有。
  等等……他好像忽视了那时候对方比平时红上一倍的脸颊。
  !!!
  终于发现不对劲的Butters几乎飞一般地跑回家,把那种状态下的Dovahkiin丢在家里真是一个禽兽的行为,他懊恼地想。

  “嘭”
  终于跑回家的Butters打开自己房间门后被一声枪声吓到了,他惊恐的回头看到墙壁上打出小孔,金属做的子弹大概只要再有一厘米的偏差,自己就会没命。
  房间的温度低的要命,但他还是被刚刚发生的事吓出一身冷汗。是的,Dovahkiin现在正坐在床上拿着本是买来防贼的猎枪对着自己。
  南方公园杀人的确不犯法,但他可不想现在就死。
  “出去。”冷淡的声音传入Butters的耳朵里,但还是能听出微微的无力感。
  “Dovahkiin别这样,我只是担心你。”
  Dovahkiin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奈何旁边没有纸巾,只能用比较长的手袖擦了擦流出来的鼻涕,也不顾鼻尖被他擦的通红。
  “你又出去和猫玩了。”Dovahkiin说话时语气和表情都带有一点委屈,但马上又收敛了起来。
  他抬起猎枪又在墙上射了一发,Dovahkiin现在心情烦躁的很,在一开始身体出现奇怪的感觉时Butters没有在自己旁边就算了,现在又带着一股猫味回来。
  “我、我……我这就去洗澡,先让我把空调关掉好吗?这样下去你会感冒的。”Dovahkiin有些迟疑的点了点头,毕竟他现在真的很热,某个该死的部位却还一直流着粘稠的液体,没有空调吹出来的冷气,说用毅力来克服实在是太难为自己了。
  但考虑到对方是为自己好,Dovahkiin还是面无表情的将空调遥控器丢到Butters手里。Butters关掉空调,等着房间的冷空气慢慢散去又回到了平时的温度。
  Butters洗了很久,大概洗了5、6次才敢从浴室里出来,要知道Dovahkiin对猫毛非常敏感,还有就是对方那轻微的洁癖。
  “我知道大早上干这种事情不是很好,但放着你不管我觉得更不好……”Butters洗的是冷水澡,这使他的身体变得凉凉的,因此Dovahkiin把他当做一个大冰块,微烫的脸颊一直蹭着他的胸口。
  “……我们稍微做一下也没关系吧?”Butters解开Dovahkiin一直穿在身上的衬衫的纽扣,轻轻抚摸着对方越来越热的身体。
  见对方没有拒绝的意思,Butters就放心了,他并不想像前次对方因为毫无性趣所以做到一半睡着了,留他一人自行解决。
  其实Dovahkiin并不是那种非常保守或者说对这种事比较害羞的人,相反,如果对方兴致好的话,他还会陪你玩各种play,也不会因为自己在他身上留下的吻痕太过明显而生气。
  但如果兴致不好,就像刚才说的那样。
  Dovahkiin看着Butters走神的样子,有些不满地用他那有些尖锐的牙齿咬在了对方的肩膀上。
  “嘶……亲爱的别这样,你明知道你咬人是非常疼的。”
  Butters痛呼着,却见对方挑衅地挑了挑眉毛。
  “恶龙。”Butters见状笑着骂了出来。
  原本充满情 欲的气氛硬生生被两人给扯没了,但Butters还是知道他只是在硬撑,对方可不会像二逼一样就因为情 欲向自己屈服,毕竟自家的龙和猫区别不只是在体型上。
  但他还是喜欢这样的Dovahkiin。
  当然这要取决于前段时间他觉得Dovahkiin不像其他人的女朋友一样温柔可爱,死皮赖脸要求对方也去学学,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对方真的答应了。
  可爱是可爱,只是他再也不想感受到那天Dovahkiin散发的杀气。即使对方会笑眯眯地喊自己“亲爱的”,也不过是这家伙的恶趣味而已。
  想到这里,正在和Dovahkiin接吻的Butters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果然还是好好干正事要紧,Butters想着,又亲又咬地在对方的脖颈留下一排发红牙印。





  后来诅咒就在两人干的腰酸背痛睡到下午的时候解除了。

 
【没错就这样拉灯了,我也想打死我自己但我真的已经尽力了

 
 

哭死,我画的太他妈难看了